darkhorizonsss

(93包青天)来一发最近很火的那个“我们是谁”

红妆:

第一张没找到原图,用PS把其他版本的图字擦掉做的,所以有点黑糊糊的,希望大家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~~~









嗅觉旅程

等回上海时,我不止一次的想,我定然会无比怀念这中欧小城洗衣液的气味。那种仿佛把德国香水的浓烈冲淡了100倍的味道,恶魔的清淡,我这样说。我深深的怀念着,即使我还未离开,因为我知道我终将失去它。也许在我80岁时,如果那时的我同现在一样能冒出这些个疯狂的想法来,我会为了这种味道回来。

我对一个曾经居住的城市最深的留恋、最无奈的忘却都在气味。它的味道,它的每一个无名角落最深切的印在我心里的味道,我带不走,带不走一点点。因此我为之狂热——某天某个时辰站在某个转角嗅到一种气味,我知道那是多年以前为我所熟知抑或是厌恶的气味,脑海里便发狂似的卷起一阵阵巨浪与风暴,恼怒的试图抓住正从我记忆的边缘逃走的那种味道,像是早晨枉然想要捕捉、却眼睁睁看着它消逝的前一秒的梦境。因此我为之狂热。

欧洲的秋天开始的时候,我第一次走进这间公寓干净好闻、灯光柔和的走廊,那时这明亮的温馨居所还不属于我。那时我还不知道这气味是那个不会讲英语、德语带口音的年轻清洁妇所专属。我即刻开始深深的留恋。我理所当然的也将留恋清晨那些穿过窗外草坪上30米开外的高大松树投进房间来的干净的没心没肺的日光,照耀着巨大的山毛榉与栗树下干净无人的街道,偶尔停在穆尔河正中布满涂鸦的的现代桥梁上眺望远处漂亮的、属于我们这个城市的红顶教堂时,我的目光仍要越过这些奔流的闪光。而与此同时,我内心的一部分将依旧嗅着这河流清冽咆哮的滋味。

我爱在庞培古城灰尘间的气味,它映着远处维苏埃火山壮阔的剪影,映着旧城门一路向下的石路走向闪亮的地中海,映着意大利南部枝叶高大的独特乔木,映着罗马。我在这尘埃里坐上千年前圆形剧场的大理石台阶,步入曾经希腊神衹一样的年轻人奔跑、投掷、搏斗、笑闹的巨大运动场。我在这绝妙的景象里感到无所不能。这气味是年轻的心跳。

海的气味。到后来,威尼斯的水上巴士摇晃起来时,我久久的盯着那些停在海面上木桩打起来的路灯上的海鸥,他们漂亮,警觉,自信,他们与这清爽、强劲、自由的气味融为一体。这巴士穿梭在开阔的海面上,不远处的海岸线整整齐齐的码着一排排砖红小楼,与属于威尼斯人的白色教堂。地中海奔放的日光照的整幅风景画没有一丝阴霾,连带着游人都是晴朗而生机勃勃的。我爱这生命中闪光的日子,这些明朗的午后,这气味定是属于开拓者。

我居然拿起它们开始剪辑了🙀🙀🙀
因为看了王室👸(The Royals)觉得William(Peter)总是演国王王子角色太有趣了吗😹😹😹

童年像圣经一样信仰着的纳尼亚传奇系列。🙋‍♂️😺

深夜找到一颗糖🌝满足的吃了下去